离心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离心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水晶之恋恋出仇恨的老婆和逃跑的丈夫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6:38:46 阅读: 来源:离心机厂家

div>

七年前,大学生陈强国与残疾姑娘唐树娥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“生死恋”,一个是响当当的才子,一个是只有小学文化的残疾女,他们的爱情感动了武汉三镇,各大媒体都报道过此事,称他们是真正的“水晶之恋”。

然而,时过境迁,已结婚有子的陈强国夫妇再也感受不到曾经的浪漫与感动,2005年3月,这对“恩爱”夫妻竟然走上公堂闹到离婚的地步,大家撕破脸皮,昔日的“水晶之恋”反目成仇,这一切,到底是谁的错?

为爱痴狂,大学生与残疾女演绎“生死恋”

1997年,已读汽车工业大学二年级的陈强国,因为家里实在拿不出学费,只好休学一年。他终日闷闷不乐,为钱,也为自己不公平的命运,感到心灰意冷。休学期满后,陈强国好不容易想办法筹到了学费继续上学,可这个时候才发现,自己跟学校生活竟有许多的隔膜,成绩总是不能提高,这又让他自暴自弃。

一天晚上,百无聊赖的陈强国睡不着觉,他戴着耳机听收音机,那是一档夜晚的讲述节目,一个轻柔而忧伤的声音款款的流向耳际:“……今天,我的哥哥自杀了,因为他不能忍受身体的病痛,可我不会自杀,因为,我不是生活的弱者。我叫唐树娥,出生在一个小山村,上面有六个哥哥。读小学五年级时,因患黄疸肝炎我被迫辍学。17岁那年,我到一家毛衣编织厂打工。一天,老板要我下到四楼的遮阳篷上捡凉席,结果我摔了下去,不醒人事……送到医院后,医生诊断为:脑震荡,脊椎骨断裂,有可能高位截瘫!一天后醒来的我得知自己余下的生命将与病床为伍,痛苦地哭过,绝望过,也想到过自杀,诅咒过命运的不公!不过,我始终相信奇迹会在我的身上出现。我有坚强的信念:活下去,站起来,做一个自食其力的人!”

唐树娥的幽幽倾诉震撼着陈强国的心,他们的命运是多么相近啊,人家一个残疾女孩能如此坚强,自己为什么遇到挫折就自甘沉沦呢?激奋不已的陈强国当即给唐树娥打电话,说自己想见她,而唐树娥却婉言谢绝了。第二天,陈强国继续与唐树娥电话联系,表示不见到她绝不死心,唐树娥只好告诉了自己大致的位置:付家坡。陈强国听了,整整在付家坡找了一天,终于找到了唐树娥租住的小房子。那时,唐树娥在朋友的资助下自己弄了一辆三轮车载客。

一来二去,陈强国被唐树娥自强不息的精神所折服,每天晚上都要到她的租房里坐一会,虽然唐树娥走路不稳,可在陈强国的眼里,她就是自己心中的天使!一段时间交住后,陈强国郑重地向她表示了自己的爱慕之情,面对这个诚挚英俊的大学生,唐树娥断然拒绝了他:“小陈,你我差距太大,我只是一个没有文化的残疾人,怎么可能呢……如果你愿意,我们就做朋友吧。”唐树娥说完泪水夺眶而出。陈强国突然“通”的一下跪在唐树娥的面前泪流满面:“树娥,我不是冲动,我是真的爱你,如果你不答应,我就一直跪下去!”那一刻,唐树娥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她拉起陈强国嗔责他:“你这是何苦啊……你这个傻子……”从此,两人苦苦相爱了。

大学生爱上了残疾女孩,武汉一家报纸的记者闻讯后,以《一个大学生与一个残疾女的爱情》为题作了长篇报道,在武汉三镇引起轰动,市民们纷纷以不同的方式向这对恋人表示由衷的敬意。

然而,他们的爱情却遭到双方家庭的强烈反对。陈强国的母亲和四个姐姐相继来到武汉哭着劝他“回心转意”,母亲哭得死去活来:“妈为你眼睛都哭瞎了,总想你以后过的好,可到头来盼来一个残疾媳妇,我还不如死了算了!”几个姐姐想不通弟弟的做法:“我们省吃俭用供你上大学,就盼你有出息,你这样对得起谁啊?”然而,家庭的反对并没有让他退缩,陈强国哭了:“妈,姐,我和树娥是真的相爱,发自内心的爱,求你们别再拦我们了,我会好好报答你们的恩情。”劝说无果,母女五个凄然而去。可唐树娥在哥嫂的劝说下却打了退堂鼓:“强国,我们分手吧,也许他们说的有道理,毕竟我们差异太大了……”陈强国听了,二话不说,冲进厨房拿出一把菜刀,流着泪说:“树娥,如果你不相信我的真情,我就砍下自己手指头来证明,我残了,总该让你心理平衡了吧!”唐树娥慌忙抱住他,两人哭成一团。

1999年6月,陈强国大学毕业了,这对苦苦相恋的恋人终于走到了一起。不久,唐树娥怀孕了,医生说,像唐树娥这种情况,不宜生育。但唐树娥有一个信念,不能因为她是一个残疾人,而让陈强国的生活有任何缺憾,即使有生命危险,她也要把孩子生下来。2000年8月,唐树娥冒着生命危险生下了他们的儿子,唐树娥给儿了取名“晶晶”,寓意“水晶之恋”的结晶。

激情褪尽的日子陡生“暗流”

婚后的日子,陈强国和唐树娥开始面对平凡的生活。那时,唐树娥因为生小孩后身体开始变得很差,三轮也蹬不动了,只能艰难地带着孩子,而唐强国在枣阳一家企业上班,每月只能拿到500多元的工资,儿子出生后,这点钱连一家三口的生活费都不够。好几次,孩子买奶粉的钱都没有了,陈强国急得四下借钱,唐树娥急得直哭,他们这才感觉到婚姻的平实跟爱情的浪漫有很大的反差。

迫于生计的压力,陈强国跟唐树娥商量,辞去工作,然后去南方闯一闯。2001年9月,陈强国带着妻儿一路南下到广州,几经周折,他经同学的介绍来到一家外资的公司,谋到一份企划的差事。他们在市郊租了一间便宜的房子住下来,陈强国上班,唐树娥在家里照顾儿子。

不幸的是,就在夫妻俩来广州的第一个月里,唐树娥因断裂的腰椎压迫神经,经常性腿脚抽筋,抽起来时缩成一团,疼得在床上打滚。医生说,像她这样的情况只有动手术才能保住性命,可这时他们的生活才刚刚稳定下来,上万元的手术费要怎么承担呢?陈强国望着哭闹不止的儿子,再望着痛不欲生的妻子,倔强的他万般无奈下,含泪向公司领导写了一封求助信,写了他与唐树娥之间的曲折爱情故事。他在信中说:“虽然我的妻不漂亮,文化程度也不高,但我却被她那善良、坚强的人格所打动,我义无反顾地爱上了她。现在她病重了,可我却不能给她治疗,我心中有愧啊,希望公司能伸出援助之手,救救我的妻子……”陈强国的求助信很快在公司引起强烈反响,领导发动所有职工踊跃捐助,一下子解决了2万余元的医疗费。

半个月后,唐树娥的病好了,可面对曾经帮助过他们的几百职工,还有上上下下的领导,陈强国心里除了无尽的感激,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心理压力。毕竟,他欠多少人的情债啊!然而,唐树娥却认为,世上好人多,自己有困难,肯定会有好心的领导出面说话的,她多次鼓动陈强国再给领导写封信,要求解决家庭困难,这遭到了陈强国的一再拒绝:“树娥,公司给我们这么大的资助,我们应该很知足了,不能让人瞧不起啊,再穷也要有志气。”唐树娥有些生气:“你说我没志气?你有志气为什么养不活这个家啊?”两人第一次有了不愉快的对话。

不久,因为陈强国被一家猎头公司盯上了,对方以高薪聘请陈强国到深圳一家汽车营销公司工作。他们住进了公司分配的房子,工资待遇比原来好多了,本来以为经济条件好了,夫妻之间的矛盾也就迎刃而解了,但事实表明,可以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,陈强国和唐树娥之间的分歧和问题绝不仅仅在“钱”。唐树娥成了“全职太太”后,每天只是相夫教子,剩余的时间,都在电视节目上打发。由于文化水平太低,唐树娥教育孩子没有什么方法,连普通话都还说不好,为这事,陈强国买来一堆书劝她:“你平时没事时,多看看书,加强自己的学习,对自己和孩子都有好处。”没想到,唐树娥很生气得把书扔到地上,白了他一眼:“你原来都不嫌我水平低,现在倒嫌弃了,什么意思?”在唐树娥看来,妻子的角色就是好好操持家务,把丈夫和儿子照顾好,把家里弄得井井有条就行,可陈强国并不能接受这种现状,他总觉得妻子的层次也要“与时俱进”。

其实,唐树娥并不是没有发现夫妻间的问题,她也很困惑,总是觉得丈夫不再是原来那个清纯的恋人了。有时,她会盯着陈强国发愣,仿佛不认识,丈夫不大主动和她交谈,最多就是问问孩子的情况。她也知道,丈夫现在是公司的白领,而她依然是个没有文化的残疾人。丈夫的冷落,让她感觉所有人都在冷眼看她,她不愿再跟别人接触。有几次,她到幼儿园去接儿子的时候,因一些小事跟老师发生争执,进而出手撕抓对方,并破口大骂。后来,人家找到陈强国,当着唐树娥的面,只说了一句:“你妻子完全像个泼妇,你怎么可能忍受得了?”陈强国一边向人家道歉,一边用一种冷冷的眼神看着她,没有一丝体谅和安慰。

唐树娥每天的生活标准都很低,十天半月家里不吃一顿荤菜,陈强国有些想法:“树娥,不要把日子弄得这么苦,身体还是要紧的,适当改善一下总可以吧?”“我不也吃得好好的吗?过日子不节俭能行吗?”唐树娥几句话就把他抵挡回去了,确实,妻子说的一点也没有错,他们以前都是以俭持家的,但是现在,他发觉越来越没法和妻子达成共识了,不知道是他变了,还是妻子变了。

爱已憔悴夫妻反目成“仇人”

就在陈强国心情最郁闷的时候,一位打工的女孩小晴成了他倾诉的对象,生活里有什么不快的事,他总爱跟小晴讲,而小晴也喜欢倾听陈强国的苦恼。渐渐地,陈强国的内心找到了一种安慰,总是不自觉的亲近人家。下班之后他会等小晴一起回家,平时他也会像大哥哥一样关心小晴的生活,在陈强国的眼里,小晴温柔体贴,善解人意,好像以前的唐树娥。

一旦有了情感的距离,宽容也就远了。在一次争吵中,唐树娥不依不饶在家里大哭大闹,陈强国对她再也没有了耐心,一气之下卷起铺盖干脆住进了公司的集体宿舍里。从此,除了看儿子以外,他就很少回家了。此时的唐树娥没有反思自己的错误,而是频繁到公司找他,然后不管人多人少开口就骂,陈强国不仅不回家,还用经济手段“制裁”她,拒绝再提供生活费。

有一次,唐树娥又到公司找丈夫要生活费,正巧陈强国和小晴在他的办公室里有说有笑地聊天。唐树娥一看到这个情景,不管三七二十一,冲上去抓住小晴的胳膊,噼里啪啦乱打一通。面对妻子的无理,陈强国护着小晴愤然离开,这更加触动了唐树娥愤怒的心理,她一路追着他们,破口大骂,什么难听的话都有。回家后,她还是难以化解心中的恶气,于是,“陈强国始乱终弃,嫌弃残妻,道德败坏”的流言从她口里不断传出去,她要把陈强国的丑事,全部公之于众。

2003年10月,公司决定安排陈强国到新加坡考察汽车项目,在回家收拾东西的时候,唐树娥害怕他一去不复返,将他的身份证藏了起来,无论陈强国如何苦求,唐树娥都是没好气的说那句话:“我死也要把你拴在家里,你休想甩掉我们!”没有身份证就办不成护照,陈强国因此未能如愿出国成行,公司对此十分恼火,陈强国只好辞职,到深圳另谋出路。

这次变故后,陈强国彻底打消了与妻子长久生活的念头,他不知道唐树娥为何变成如此不可理喻的人,昔日那个让人敬重的,温柔又善解人意的残疾女孩哪里去了?陈强国反反复复思考了几天,他终于决心放弃这桩痛苦的婚姻,“再这样下去,连我都要崩溃了”。2004年,陈强国一纸诉状起诉唐树娥,以夫妻感情破裂为由,要求法院判决他们离婚。当法院诉状副本送到唐树娥手中时,她一下子惊呆了,没有想到陈强国真的会跟她离婚。想当初他们的爱情故事轰动武汉,自己为了生孩子连命都差点赔上,到头来陈强国竟然如此无情无义!

开庭那天,一个多月没有见面的陈强国和唐树娥见面了。坐在被告席上的唐树娥一见到丈夫,就破口大骂起来:“无耻、无德、无能……”,激情之下她突然晕倒在地。一周后,因为他们在当地居住不满一年,法官要把案件转到他们的老家湖北去审,陈强国知道这样势必会受到双方家长的干预,再加上唐树娥坚决不肯离婚,他知道这场离婚官司将是一场持久战,与其这样,还不如撤诉,然后不辞而别。

找不到陈强国,唐树娥只好带着儿子凄然回到湖北老家生活,由于她没有经济来源,又因为操劳过度,心情抑郁,患了胸膜炎住进了医院,20多天一下子又花了4000多元。唐树娥租住地有个学校,孩子每次路过学校门口,总是站在那里不肯走。他哀求唐树娥说:“妈妈,我要上学。”孩子的话像针一样刺在唐树娥的心上。她把这些怨恨都算在陈强国的头上。她传出话说:“如果想离婚,陈强国必须拿出7万元的抚养费,否则不会让他好受。”陈强国听到以后,更加不愿意回去,他想:我惹不起,还躲不起吗?后来,陈强国又几次打来电话要求带孩子走,让孩子接受正常的教育,可都被唐树娥断然拒绝。

今年4月11日,身心疲惫的唐树娥带着儿子踏上了南下的火车,带着昔日“水晶之恋”的新闻报道,她要找到陈强国给他一个“说法” ……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